原創“2020年度最佳演員”肖戰、成毅又碰面,133億票房先生僅第11位


原創“2020年度最佳演員”肖戰、成毅又碰面,133億票房先生僅第11位
原創“2020年度最佳演員”肖戰、成毅又碰面,133億票房先生僅第11位

在“2020新生代最佳演員”的投票中,一路領先的肖戰在最后時刻被成毅翻盤,最終僅排名第三名。不曾想兩人又在“2020年度最佳演員”中碰面,目前肖戰排名第一,成毅位居次席。

“2020年度最佳演員”的投票區間是2020年11月24日至2021年1月7日,最終排名前三的演員將得到全球400+媒體的宣傳。包括了《道瓊斯市場觀察》、《每日先驅日報》、《世界發展新聞社-WDPP日本站》和《首爾新聞》等,其中冠軍會有一篇單獨的文章報道。不僅如此,排名前十的演員將會在法國坎城影節宮亮相,看起來資源還不錯的樣子。

雖說頂著“2020年度最佳演員”的名頭,但榜單上排名靠前的演員的成績還是缺少了點說服力,前十名分別是肖戰、成毅、王一博、李現、李易峰、硬糖少女303鄭乃馨、王俊凱、王源、任嘉倫和郭麒麟。

說到這里讓大家猜一下排名第11位是誰,個人總票房高達133億的沈騰。同樣是超百億票房的黃渤第21位,另外幾位百億票房先生吳京、杜江、鄧超、張譯、王寶強等人均未上榜。

至于什么會出現這樣的局面,其實道理很簡單,流量并不等于大眾市場。提到流量明星,很多人都會誤以為流量明星的冬粉很多。其實不然,不論是微博,還是別的什么平臺。冬粉數量都是嚴重注水的,注水比例普遍高達95%以上。真正的死忠冬粉大概也有幾萬人,10萬+絕對算得上頂級流量了。

只不過流量明星的冬粉消費能力非常強,同時消費時又缺乏理智,常常會集資購買流量明星的周邊商品。所購買的數量往往都會超出實際需求,以這種方式支持自己的偶像,造成了流量明星擁有巨大商業價值的假象。

但這一套在電影市場是行不通的,現在的國產電影10億算是一道坎兒了,10億以上才能算得是高票房的影片。10億票房對于任何一位流量明星的冬粉來說,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假如某位流量明星有10萬死忠粉,想要完成10億票房的目標,每位冬粉得拿出一萬塊。冬粉多是學生黨,顯然不具備這樣的消費能力。等到擁有這樣的消費能力時,也學會了理性消費。

這就是為什么流量明星在電影市場上成績普遍不理想的原因了,在電影市場上真金白銀的票房才有說服力,而不是虛無縹緲的網路數據。說到這里不得不提《上海堡壘》了,號稱有6000萬冬粉的鹿晗,并沒有給影片帶來高票房。《上海堡壘》最終票房只有1.2億,而且還被全網嘲諷,豆瓣評分定格在2.9分。

當然了,鹿晗主演的電影也有票房破10億的高光時刻,比如說2016年的電影《盜墓筆記》。但《盜墓筆記》能夠有如此之高的票房成績,其實與鹿晗的關系并不大。《盜墓筆記》是國內的大IP,原著書迷數量巨大,大多數觀影的觀眾是沖著原著而去。結果《盜墓筆記》讓人大失所望,被列為毀原著的影視作品之一,豆瓣評分4.8分。

從電影市場近些年的趨勢來看,觀眾也在逐漸趨于理性。最初也會被流量明星所吸引,但被坑過幾次之后,便不再買賬了。畢竟電影觀眾的主體是社會大眾,不是只看到臉就滿足的冬粉。

“2020年度最佳演員”這樣的榜單從本質上來說,仍然停留在網路數據的層面。那些榜單上的實力派演員乃至票房百億的演員,只不過是用來襯托流量明星的。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偷換概念,會讓一些人覺著票房百億演員的商業價值不如流量明星。說到底流量明星的商業價值還是停留在粉圈之內,飯圈之外的大眾幾乎不會為了流量明星而去消費。

個人觀點,不喜勿噴。

分享到